浔溪

看的很杂,xp混乱,坑品极差,慎关

啊我的创作分布……

一年一百二十九天,时间还挺快😷


(占tag致歉!)

so,可艾和诸葛亮亮有tag吗😢

有人磕吗有人磕吗😖

感谢爸妈不生二胎🙂

这还算乖的呢😔要是遇上死打烂缠和不讲理的父母我真的会疯🙂之前听我妈带孩子我都憋得慌🙂

黑坡|一些意识流小段子

如题,只是一些段子,文笔不好,ooc会有,可能会添加,欢迎各位写文

私设黑雨衣名耿烨


01 

今天耿烨加班

艾小坡收到消息时正摆着红酒,玻璃与木质桌子碰撞却只有一声闷响

艾小坡兴致缺缺地打字:那你忙吧

抬头看看自己花好久时间准备的烛光晚餐叹了口气,郁闷地坐下

桌上的小盒子静静地呆在原地

半小时后,传来一阵哗啦啦开锁的声音,门打开了,带来一片光亮

艾小坡挡了下眼睛

耿烨手里抱着一大束玫瑰,看到桌子上的东西愣了一下

艾小坡想到什么似的,把小盒子拿在自己手里放到别处,有些急促地说:“你不是说加班吗,我…”

耿烨把玫瑰放到地上,笑意怎么也藏不住:“虽然你反应很快,但是我看到了哦”

艾小坡脸红到了耳根

耿烨收敛笑意,认真地盯着艾小坡:“看来我们很有默契啊……”

“这位先生,你愿意和你眼前的这位先生白头偕老,不论生老病死,永不分离吗?”

“我愿意”


02

(脑洞源自老福特的cp小段,忘截图了,如果有谁有麻烦私信一下,谢谢!)

艾小坡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

耿烨是得道的高僧

耿烨没想到,无意间救下的狐狸,竟已修炼千年

艾小坡愣愣地盯着耿烨,见耿烨躲开他的目光,心下一紧,嚷道:“我没有恶意!我…”

耿烨不知怎的有些慌乱,下意识说出一句

“缘分不可强求”

艾小坡死死地盯着耿烨,眼里是一往情深:“若我偏要强求,禅师意下如何?”

耿烨慌乱起来,他感到自己有种莫名的情绪,只想赶快逃离

艾小坡一步步朝耿烨走过来:“禅师又是如何断定的缘,如何断定的分?”

艾小坡想了很多,最后都一一定格在这张脸上

“许给我的下辈子,你可不能食言啊”


03

“我要带你去个地方”艾小坡拉着耿烨的手,自顾自跑起来,耿烨被拽着走,一晃一晃的,“不是去哪儿你也不说啊祖宗!!”

到了一条小河边,艾小坡才停下来,两个人大口喘着粗气

耿烨认真地看看这条小河,不理解它有什么过人之处,回头问艾小坡:“这条河…怎么了?”

艾小坡委委屈屈地说:“我看电视剧里男女主总要去个海边说我爱你接个吻什么的,咱这又没海……”

耿烨:“……”

耿烨:“祖宗我真的要给你跪了!”

艾小坡45度望天结果被太阳晃了好几下眼,低着头嘟嘟囔囔:“不要再笑我了啊!”转过头去威胁人,“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……”

耿烨一挑眉:“凭什么限制我说话的自由?”

艾小坡气急败坏地锤他,耿烨笑着躲开


老了的耿烨摇着蒲扇,笑呵呵地说着这段往事,艾小坡捂脸:“这都多久的事了……还要翻出来笑我”随即又说,“我还记得你小时候…”耿烨不服输,回怼道:“诶我可还记得你小时候…”

阳光正好,微风拂面,似乎什么都没有变

还是当初的那两个少年


04

(微量骄霓出没)

聚光灯下,耿烨带着标准的微笑从容地回答记者的各种提问

休息室内,艾小坡认真地背着台词

一个记者的话筒递到了嘴边,问到:“请问你会因戏生情吗?”耿烨神情飘忽了一下,随后避重就轻地答:“目前没有恋爱的打算”

因为啊,他心里,一直有一个人呢

手机叮咚响了一声,艾小坡打开手机,是潘霓的消息

小坡,我喜欢上一个人,但是我不敢跟她说,怎么办?

艾小坡想了想,毫不犹豫地打下字:喜欢就去表白,最起码,不会留下遗憾

不要像我这样,优柔寡断,现在都成了执念了


为什么不敢说呢?耿烨不无遗憾地想

剧里现组的cp,热度来的快,去得更快,现在已经没人会记得了吧,耿烨心里发酸,在艾小坡新发的营业微博上点了个赞

耿烨有个小号,专门用来关注艾小坡,就像一个发泄口,悄悄地说着他的思念

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,我做不到与世界为敌,艾小坡自暴自弃的想,也无心去看剧本,点开音乐软件,无意间点进了一首新歌

是耿烨的,好评如潮

艾小坡听着耳边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心里堵得慌

艾小坡心里有一块地方最柔软,藏着他最深的秘密,最痴的爱恋


05

“你下毒了”耿烨不可置信的看着艾小坡

艾小坡坚定的说:“国仇家恨,臣,不得不报”

耿烨没看到的是艾小坡颤抖的手,他不知道,艾小坡在夜里辗转发侧难眠之际,想到的都是他

吃醋是真的,温柔是真的,看向他的眼神里,难以控制的爱意也是真的

可是那又怎样?国破家亡不是假的,父亲被取下的头颅挂在城楼上不是假的,母亲抑郁而终不是假的,百姓们痛苦而绝望的眼神,儿童的啼哭声更不是假的,这是他的梦魇,是他一辈子都忘却不了的恨

艾小坡开口:“儿女私情怎可抵过国仇家恨,我宁愿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你”

他不要下辈子,因为这本就是不该开始的孽缘


06

耿烨看着面前自称是…呃,一名愿望守护神,陷入沉思

耿烨说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:“这样,你要是能让我在一分钟内原地脱单,我就信你”

艾小坡皱着眉头,苦思冥想了一会儿,耿烨一脸看笑话的心态等着

这年头骗子真是什么都能说出来,耿烨在心里暗暗吐槽到

突然艾小坡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耿烨没反应过来,愣在原地

艾小坡认真地说:“我没有月老牵红线的能力,不过,我可以自己给你做对象!”

耿烨一时间没理清他的逻辑,只是愣愣地想:

“这年头骗子都有偷心的本领吗?”

艾小坡见他没反应,继续认真地说:

“我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!只要你说,我就能做!”


07

(这段建议谨慎观看)

艾小坡珍惜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,随手拿了个柚子准备切开,结果柚子凭空消失,面前出现个大概二十几岁的青年

艾小坡吓的倒退两步结果撞到了墙,硬生生把自己砸到头晕

青年开口道:“呃,我知道这样很吓人,我是个柚子精”

艾小坡觉得自己的唯物主义论的三观碎了一地,颤颤巍巍的说:“原…原来真的有成精的啊”

青年又说:“我现在得在你家住…”

艾小坡:“等等等,没必要吧!”

青年歪歪头:“可是你买了我,如果你不要我我就没地去了”

艾小坡崩溃了:“我是想买个柚子,不是买个大活人回来啊!”

青年诚恳地说:“我可以端茶送水洗衣叠被做饭暖|床,总之很有用,可以留下吗”

艾小坡:“…中间是不是混了点不太好的东西?”

青年一本正经:“那不重要”


最终艾小坡还是凭着人类最基本的怜悯心没有把他赶走

而且…他好像也没有夸大事实

每次他回到家屋里必是干干净净的,还一周不重样的给他做饭

艾小坡悲催的发现,自己好像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

而且他更悲催的发现,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柚子精了!

某天他应酬回家,晕晕乎乎的,耿烨突然对他说:“我喜欢你”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床上去的,反正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

艾小坡更更悲催的发现,自己好像和一个柚子精打|炮了

耿烨突然进来了,走到床边轻轻吻了下他的额头

“早安,男朋友”

艾小坡把他脑袋掰过来,亲了个昏天暗地

艾小坡快乐的发现,自己拥有了一个全能的柚子精男朋友



-不知道该打tbc还是end的结尾-

不知道大家看的怎么样,我写的很快乐😂

搞小段子就是爽~

又不好好更连载!(顶锅盖逃走)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以为他们的葡萄干米饭是极限,万万没想到他们还有草莓味饺子😢

骄潘/黑坡|关于我和两个青梅的故事

沙雕脑洞不喜勿喷!

哪儿也不搭哪儿,大家就看个乐子吧。黑坡戏份在04,05,06后半部分,请耐心看完(骄潘根本没粮吃啊!)ooc严重,不指望夸了别骂就行😣

私设黑雨衣名耿烨,年龄差一岁

艾小坡第一人称

可以请下滑


00

牵红线不犯法,但是您需要慧眼识珠,毕竟她两的故事我不配拥有姓名


01

我叫艾小坡,是个侦探,但今天我要讲的不是案件,是我那两个勉强算得上青梅的人—潘霓和骄骄


为什么说勉强算得上,别误会,没有嫌隙,只不过或许您听过一句话吗?


“三人行,必有一单身狗”


本来这个配置,怎么样轮不着我被迫吃狗粮,但她两是谁?会按套路出牌吗?


于是很不幸的,我成为了那个单身狗


每当有大爷大妈对我投来八卦的目光,百般试探的时候,我都会面无表情的走过,毫无感情的澄清


我喜欢哪个?抱歉,一个都不喜欢,不会喜欢也不敢喜欢


直到今天,看着叔叔阿姨满意的目光,我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


终于不用我一边吃着狗粮一边死命瞒着不能跟别人说了!


02

小学四年级那会儿,天天有人给我和骄骄传“绯闻”


早熟了,但没完全早,毕竟当时大家可都觉得只要结婚亲个嘴什么的就能怀上


反正我对骄骄一点想法没有,她对我也一样


结果吧,我就发现潘霓在那几天,老用一种…非常…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和骄骄,搞得我开始胡思乱想


可惜还没等我想点深层的东西,骄骄就一脸骄傲地牵着潘霓的手过来了:“我们在一起了!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她又说:“所以你以后得和潘霓保持距离!”


我懵了,不是你知道你们才四年级吗?!


潘霓开口道:“小坡你帮我和骄骄瞒着点”


我:“可是你们才四年级…”


潘霓打断我:“我记得你好像有一本纳兰嫣的书没抢到—”


我:“没问题我瞒!”不是我态度不坚定,是她给的太多了!


后来我才知道,可不只是瞒住这么简单……


03

骄骄是三年级转学过来的,一口四川话,高马尾和利利索索的黑裙子让人记忆深刻,属于人群中一下就能记住的那种


我和潘霓不是一个班,恰好骄骄转的班是潘霓的班级,回家时她跟我说今天她们班一个很特别的女生,风风火火的,很自来熟,也很可爱,说话带着一股浓浓的四川风味,最重要的是,老师安排她和她做同桌了


我问她:“她叫什么啊?”


潘霓脸上的笑很温柔,还带点我看不懂的感觉(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?!):“骄骄,骄傲的骄!”


我和骄骄渐渐熟悉起来也是因为潘霓天天和骄骄在一起,还老跟我念叨,骄骄这个名字听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,不熟才怪


后来我跟骄骄破了一起案子,我推理完了那个人转身要跑,骄骄一下就把那人打趴在地,警察赶紧围上来抓住那人,我目瞪口呆,意识到潘霓说的一点都不夸张,骄骄跑回来跟我说:“小坡你好—厉害,潘霓没有夸张说你诶!”我则也佩服地回道:“你也好厉害,一下子就把嫌疑人抓到了!”


当时孙大勇和罗多多也在


就这事吧,口口相传,能把小明的爷爷今天少吃了一口菜传成小明快饿死了,也不知道怎么样我俩就有“绯闻”了,更有甚者还把潘霓加进来想搞个三大角,导致我那时候看到她两都躲着走


后来她两就向我澄清并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弹,我就释然了,身正不怕影子斜,这算什么啊?


……可能就是因为我的释然给了他们更多八卦的资本吧


所以一路升到初中,高中,大学,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缘,反正一直跟她两一个学校,我不仅承担了每天吃狗粮,帮她们隐瞒恋情的责任,还要被她们乱吃飞醋


我真的很委屈啊,又不是我传的绯闻


后来我才知道,她们根本没吃醋,只不过是情趣罢了!!


哎,就这样吧,习惯了


04

潘霓双手合十地跟我说:“帮我应付一下相亲吧,我本来计划着要跟骄骄见家长,你帮我传达一下”


我没多想,答应了


到了位置,才发现,那那那,那不是我暗恋对象吗?!


05

耿烨是我大学同学,比我大一岁


我跟他是在社团认识的


发现有侦探社团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,耿烨也是这个社团的,自然就聊得来


后来我发现他跟我旗鼓相当,便暗暗较上了劲,经常约对方解谜


耿烨是个好相处的人,温温柔柔的,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中,我不自觉的沦陷了


有次我和他去密室逃脱,潘霓和骄骄也去,不过人家小情侣双宿双飞恩恩爱爱,我当然和耿烨呆在一起了


密室里黑暗恐怖的气氛,我自认胆子不小,但时不时弹出来个人脸什么的怎么样都会被吓一跳,下意识抱住耿烨,反应过来时才觉得暧昧极了,耿烨的呼吸喷在我脸上,我松开手,心想幸亏密室里黑,不然我这烫的跟发烧似的脸,被他看见指不定怎么想呢


后来密室的后半程我几乎不敢和耿烨接触,心跳却一直没下来


晚上躺在床上,又回想起密室的那个拥抱,他身上总有一种,不知道是什么的味道,清冽提神,我心里突然有些别扭,把自己捂在被子里


突然觉得好丢人!!


也明白自己对耿烨是什么感情,好歹也是成年人了,看不出来那情商实属是要回炉重造了


结果才过没两天,在本来应是潘霓的相亲上看到了他


我开口解释道:“那个—”


耿烨喊了声我名字:“小坡”


我内心噗通一声


他的声音怎么能这么苏!!!


耿烨似乎有些紧张,站起来走到我面前:“我不知道潘霓怎么跟你说的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我喜欢你”


我的心里像是有烟花一样—不,是炮竹,噼里啪啦地响,心跳前所未有的快,我伸出手:“那…以后就麻烦你了,男朋友?”


后来我才知道,是潘霓察觉到我们之间不对劲,没忍住去试探了一下耿烨,结果发现我俩是真的双向暗恋,跟耿烨说我找个理由把我约出来,让他打直球,说我俩有戏不啦不啦,耿烨就鼓起勇气表白了


我点点头:“看来之前的狗粮没白吃”


06

骄骄和潘霓说见家长倒不是开玩笑,我本来以为只是吃饭,没想到骄骄突然就拉着潘霓站起来了:“叔叔阿姨,”潘启明抬起头,骄骄接着说道:“我和潘霓,”她顿了一下,随后坚定的说道:“在一起了”


“是真的喜欢,想过一辈子的那种”


“希望您们可以支持”


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,过一会儿潘霓妈妈笑道:“好啊,怎么不支持?”


骄骄明显的舒了口气,潘霓也笑了,潘启明招呼着:“站着干嘛,赶紧坐下吃饭吧”我爸妈在一旁道着恭喜,我则安安静静地扒着饭做个吉祥物,结果潘霓妈妈突然就提到了我:“话说回来,我之前还以为潘霓喜欢小坡来着”我抬起头,无奈的说:“我那是为她两的爱情打掩护……她两还因为和我的绯闻吃飞醋来着—”餐桌上的人都笑起来,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,我也没忍住,内心也是真的为潘霓和骄骄高兴


回家的路上,我妈突然跟我说:“你什么时候也找个对象啊?现在社会还是很包容的,甭管男的女的你带一个回来呗?”


我愣一下,随后点点头:“快了”


爸妈只当我在敷衍,以为我不愿提,便把话题岔开了


回到家,我坐在房间里,一字一句地打下:“今天潘霓和骄骄见家长了”


耿烨那边回得很快:“这是件好事,同意了吗?”


我回复:“答应了,我妈还因为这事催我来着”


耿烨那边没有秒回,我等了大约一分钟,手机终于弹出消息:“什么时候让我也见见家长啊?”


我立马回道:“最近选个日子呗”


耿烨那边回复:“好的”


我盯着手机,良久把手机放到一旁,脸上的笑怎么也藏不住


反正…我现在不是单身狗,也有恩爱秀了!


07

所以说,两个青梅一个竹马不一定是修罗场,也有可能是青梅在一起,竹马在外面找了一个


-end-

下午三点才写,现在写完了……

隔壁轮回十一有的脑洞,现在没写出一个字来

我要崩溃了

骄潘的第一篇粮由我来贡献吧

(我又没做到专心更轮回……对不起(跪))

希望有评论

感谢支持~
















依旧如题,有好东西不能私藏

好看吗?(我觉得很好看)

如题,发出来给各位看看~

我觉得画的很好看


(她没有老福特的账号,已征得本人同意)





黑坡|轮回:梧桐树

前世今生梗啦

注意事项翻合集,建议从头看

可以请下滑


01

艾小坡又一次从梦中惊醒


他坐起身,大口地喘着粗气,死亡的触感是那么真实,仿佛他真的经历过一般


他捂着心口,心底一阵悲凉


在梦里,他是被自己的爱人,亲手杀|死的


02

艾小坡名义上的丈夫,他的敌人,应该已经死了


艾小坡利用他的身体素质,下了一种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药,搭配上一种调料,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最后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暴|毙而亡


他看着面前活蹦乱跳的人陷入沉思


他的算法不可能出错,一个星期前他就应该死|了,如果他还活着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


这个人,不是他那个名义上的丈夫


简单点儿来说,就是换人了


至于为什么这么肯定……


此时这个名义上是谢褚,实际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男子,正笑盈盈地对他说:“我下了一碗面条,来吃啊?”


跟谢褚相处时,心跳不会那么快


03

艾小坡一边用密码传递出自己的猜测,一边和“谢褚”周旋


越和他相处,越是觉得他不知比原来的谢褚好了多少倍


尽管他对他了解不够深,但他会记下他的口味和喜好,他会在忙碌之余增添一点小情|趣,比如亲手做一件衣服给他,还硬要围着他求夸,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贵公子在他面前像一只温顺的小猫,让他心情颇为愉悦,相比之下,自己反而不用心了


原先的谢褚对他应该是有些感情的,但他却没有什么感觉,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站在对立面,说不定还能当朋友……


他正在发呆,却猛地惊醒


本来就是为了任务假结婚,自己…怎么可以动心呢?


还是对一个不知是敌是友,熟悉的陌生人动心


他脑子越来越混乱,想做些什么分心,心乱如麻


艾小坡放下手里的事情,坐在沙发上,叹出口气


好像……已经没有退路了


他不是没有怀疑过,只是他没有什么破绽……而且,他也有心给他放水


情意已经在内心长成大树,且再也无法撼动


是他任由自己沦陷的,已经退不出去了


04

艾小坡的卧底身份暴露了


上司骗他们去了个偏僻的地方,对“谢褚”说:“黑雨衣,他是个卧底.”


“谢褚”…不,是黑雨衣,十分坦荡的和上司对视:“您是想让我亲手解决他?”


上司肯定的点头:“不错”


黑雨衣似是不满:“您不信任我?”


上司面色一沉:“每次都是这么做的,怎么?舍不得?”


黑雨衣没说话,举起枪,干净利落的朝被上司控制住的艾小坡的心脏开了一枪


上司满意的点点头,艾小坡瘫在他怀里,身上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刺激着他的神经,意识想了很多


除了自己,没有别人暴露,这已是不幸当中的万幸


街旁那只流浪猫还会被别的猫欺负吗?


那本书他还没看完呢,可惜了


卖报纸的那个小孩儿,不会被波及到吧?


他觉得有些可笑


死到临头却发现,自己的牵挂有很多很多……


“谢褚”……


他视线已经模糊了,映着面前人的轮廓


还来不及想什么,一阵刺骨的疼痛涌上来,流出大量的鲜血


真可惜,喜欢他这么久,都不知道他的真名是什么


05

耿烨这辈子没什么愿望


他就是个从小就被养成工具的人而已


不会有人在乎他,也不会有人爱他的


他要做的,就是变成那个最顺手,最好用的武器


与其说他是想做,不如说他是没有别的事可做


直到他被指派一个任务


那个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人死|了,上面的人怀疑他名义上的伴侣,要他去伪装一阵


他的模仿力惊人,三天便已叫人看不出破绽


那位“伴侣”叫艾小坡,看样子还以为是个混血,毕竟国内很少有人是鎏金色的瞳孔


不过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


他长得很幼,明明二十七了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孩一样,对他不怎么信任,虽极力隐藏好,但还是被他看出来了


耿烨尽量做到一个合格的丈夫,会陪他毫无目的地闲逛,给他下面条,让他窝在他怀里看书,给他做衣服


耿烨发现他很喜欢看侦探类的书籍或电影,喜欢吃甜的,却不喜欢糖葫芦,喜欢吃阳春面,对咖啡一口不沾,酒量还不错,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练出来的,会很关注报纸上的东西,每次出新的都会第一时间去买,和那个卖报纸的小孩蛮熟悉的


这些事情,本来都该说给上司听,却总是有意无意地漏下一点消息


耿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当自己最近有点懒惰,表达有点儿不清晰了


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就这样吧


艾小坡今天心情似乎不错,还要拉着自己去看梧桐树


耿烨不解,那棵梧桐据说有些年头了,每天都直直地立在他们家的院里,有什么好看的


看着艾小坡亮亮的眼睛,想也没想的就说了句:“去呗,反正就在院里”


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


艾小坡笑得眯起眼睛,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,走路还一晃一晃的,像只小兔子


耿烨看晃了眼


可惜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什么叫“喜欢”,只觉得这个“任务”长得很好看,很可爱


所以他和原来的谢褚也是这个相处方式吗?耿烨思及此,心口突然涌上来一点酸涩


这是什么感觉?耿烨还来不及多想,就被打断


“谢褚,你倒是抬头看一眼梧桐啊!”


耿烨抬头,此时正值金秋时节,梧桐的叶子是金黄色,金灿灿的,不像太阳那般刺眼,又好像比星星更耀眼些


耿烨转过头去看小坡,黄昏的光洒在他的身上,却像是他自己发着光


艾小坡转过头看他,和他对视,气氛逐渐暧昧,耿烨看到他走过来,从光里走到黑暗


艾小坡说的什么耿烨没听清,只记得那人拉着他的手,把他从黑暗拖到了光明里,他的心跳都乱了几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司觉得很不对劲


黑雨衣或许自己都没有觉出来自己对于艾小坡的爱恋


上司毕竟流转于各种勾心斗角之间,这种事情还是很容易察觉到的


他觉得不稳妥


黑雨衣本来就是自己培养出的工具,即使艾小坡没有别的身份,他的思想也跟他想培养出来的不同,自然不能让他们在一起


他用了这么多年培养黑雨衣,不能毁在这儿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耿烨接到上司的短信时,正焦急地寻找着艾小坡


“来老地方,有事儿跟你说,很急,快来!”


耿烨不得不赶过去,想了想,还是给艾小坡留了个纸条


赶到这的时候,看到艾小坡的一瞬间,耿烨的脑子都炸了,却只能强装镇定,上司先开口说话:“他是卧底”


耿烨并不惊讶这个结论,他更在意的是,卧底难道不都应该一审再审?怎么就这么……


他不知道的是,艾小坡的嘴硬极了,威逼利诱严刑拷打都用过了还是不肯张嘴,再加上艾小坡实在算不上重要人物,上司也有意试探他,说了说就把艾小坡带出来了,艾小坡浑身都是伤,自然也抵抗不了


想不了那么多,耿烨回道:“您是想让我亲自解决他?”耿烨第一次产生反抗的想法,不想自己杀|了艾小坡


上司对他的回答不满,这种事不应该直接一枪下去?皱眉,狠狠地点头:“不错”


耿烨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想拖延时间:“您不信任我?”


上司的脸色愈发难看:“每次都是这么做的,怎么,舍不得?”


耿烨咬着牙,抬起手,扣下扳机


面前是一片鲜红的血,耿烨见过不少人的血,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,心脏都扭到一起,这是受多重的伤都未曾有过的疼


上司满意的点点头,探了探艾小坡的鼻息,发现他已没了呼吸,这才作罢


06

耿烨觉得自己魔怔了


眼前总是能出现艾小坡的身影,仿佛还能听到他的声音,却又模模糊糊的,看不真切,也听不真切


这是耳边又响起了他的声音:“喜欢一个人啊,就是他不在的时候特别想他,在的时候不管做什么你都很开心,看见他就止不住笑意…喜欢有很多种形式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”


原来我早就喜欢上他了吗?耿烨想


从小就没有人教过他喜欢是什么,但是耿烨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一点


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?他是被自己亲手杀死的,又能为他做什么?


耿烨把随身携带的枪掏出来,做着那一套自己无比熟练的枪法


举起来,向自己的心脏开了一枪


杀了自己赎罪,他会原谅他吗?


07

艾小坡觉得自己被高等智慧生物盯上了,虽然离上次做梦有了一星期的间隔,但是这梦也太刺激了点


他还没从死亡的感觉中出来,就看到耿烨自杀


然后心脏一抽一抽的疼,醒了


脑袋像是一团浆糊,仿佛真的经历过生死一般


过了一会儿,缓过来,又去上班了


没办法,社畜的生活就是这样,他得拿全勤奖啊


艾小坡打车去的公司,在路上缓一会儿觉得自己缓过来了,最起码不会上着班让人叫救护车


在公司门口碰到了骄骄,骄骄看上去睡得不错,精神饱满地向他打招呼:“嗨,小坡,早上好!”依旧是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


艾小坡回她一句:“早”


骄骄突然一脸担忧地说:“小坡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哦,脸色好差”


连骄骄都看出来了,他脸色是有多差


艾小坡摆摆手:“没什么事啦,失眠而已”


骄骄点点头,也亏她心大没多想:“失眠确实不好受,可是我也没失过眠,给不出建议哦”


艾小坡:我觉得你在跟我炫耀,但是我没有证据


鉴于现在他看到耿烨的脸还会头疼,他决定这几天就不像前几天那样,闲着没事去奶茶店坐到人家下班了……


tbc.(?)


彩蛋(接上章结尾)

昨夜一夜无梦,睡得是相当不错.艾小坡伸了个懒腰,精神饱满地起床,精神饱满地出门,精神饱满地工作,精神饱满地下班,然后走到楼下,瞥见奶茶店的招牌—


等他反应过来,他已经在奶茶店靠窗边的位置坐下,并且双目无神(没那么夸张)地盯着窗外


有时候就是这样,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


服务生浅笑着看他:“请问需要喝点什么?”


艾小坡回答:“就…一杯冰美式?”


服务生点头示意,准备离开,艾小坡叫住他:“你是叫…呃我是说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服务生从容回答:“耿烨”


艾小坡愣了几秒,回过神时,耿烨已经从眼前消失,他喃喃自语:“不会吧……”


tbc.


我写了个什么故事(捂脸)

今天是来撒狗血的

没看懂没事,因为我也没看懂(捂脸)

(有人能看出来这是民国吗……)

下篇不出意外的话会搞娱乐圈AU,各位看个乐呵就行

感谢支持~